首页|财经|家居|娱乐|情感|汽车|文化|旅游|健康养生|科技|搞笑|宠物|体育|国际|美食|时尚|母婴育儿|时事|历史|游戏|音乐|综合|社会|教育|军事|动漫|星座运势
罗溪新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 > 中华美育网账号登录,A股IPO最年轻董事长携聚杰微纤闯关:蒙财务造假嫌疑

中华美育网账号登录,A股IPO最年轻董事长携聚杰微纤闯关:蒙财务造假嫌疑

2020-01-08 11:13:15

中华美育网账号登录,A股IPO最年轻董事长携聚杰微纤闯关:蒙财务造假嫌疑

中华美育网账号登录,叩叩财讯 陈渝川

导读:一家早在六年前便已经被吊销宣布“死亡”的企业缘何会在六年后又离奇出现在聚杰微纤的供应商名单中的呢?相应产生的200余万的委外采购费用到底又是从何而来?这吊诡事件的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聚杰微纤及其保荐机构还需要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2016年11月,仲鸿天23岁时,十个月前才刚刚大学毕业的他因家庭变故而被推上了江苏聚杰微纤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杰微纤”)的董事长之位。

聚杰微纤是由仲鸿天的父亲仲柏俭在2000年5月一手创办的。

2016年10月,仲柏俭因病去世,在继承了父亲留下的股权之后,作为家族企业的第二代继任者,仲鸿天在其母陆玉珍与姐姐仲湘聚的扶持下,过早地承担起了作为一位“富二代”所必须担负的家族责任。

“创一代”突变故去,“富二代”临危受命,这一常出现在商战类影视剧中的情节在现实中的国内家族企业中也并不少见,如山西省曾经最大的民营企业海鑫集团的李兆会、广西北生药业的何京云以及淄博万昌科技的高宝林,但这些被迫“接班”的二世祖们,却少有将父辈的基业守稳并得以继承发展的,单就这一点上而言,仲鸿天从目前来看,似乎还算是个异类。

很难说在过去的几年中,聚杰微纤从股改到增资再到IPO正式启动,这一系列资本运作是否是在延续仲柏俭在世时所制定的发展规划,但至少从表面上,外界能看到这位年轻的董事长在2016年接手家族生意后,聚杰微纤在资本领域拓展的积极变化。

2016年11月,仲鸿天正式出任董事长后,聚杰微纤股份制改制也随即启动;2017年3月28日,聚杰微纤以截至2016年11月30日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基础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两个月后的2017年5月其进行了IPO前的最后一轮增资扩股;同年9月,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18年6月22日,聚杰微纤正式向证监会报送上市申请;2019年1月9日完成反馈回复并更新了招股书,10个月后,2019年11月14日,年仅26岁的仲鸿天便将带着聚杰微纤的IPO申请走上发审会的审核现场——在当日证监会举行的2019年第175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上,聚杰微纤将作为当日第四家企业上会受审。

A股上市企业中,90后董事长已有近十位,其中更有一位是95后,但真正在企业IPO阶段掌控全局者,仲鸿天算是最年轻的一位。如果在11月14日的发审会上,聚杰微纤能获得发审委青睐首肯,那么仲鸿天将携其最年轻的IPO企业董事长的光环被记录进A股资本市场的史册之中。

不过,摆在仲鸿天与聚杰微纤的IPO之旅面前的却并非坦途,无论是在其IPO报告期间业绩的差强人意,还是毛利率的异动,以及已经碰触到IPO监管红线的大客户依赖问题,乃至企业早已被吊销却依然与其保持合作的“死魂灵”供应商“回魂”神秘事件,这些种种,都或将成为这位IPO史上最年轻董事长圆梦上市的阻碍。

1)“差强人意”业绩背后的危机

在此次IPO报告期内,聚杰微纤的营收还算一直趋于稳定,既没有出现大幅爆增,也未出现大幅下跌。据其最新更新的招股书显示,聚杰微纤在2015年至2017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16亿元、4.22亿元、4.33亿元,三年间营收基本持平。在利润方面,前两年分别对应实现扣非后净利润6857.59万元、7624.69万元,基本保持了增长的态势,但在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突然出现较大幅度下滑,其当年仅录得扣非净利润为6876.76万元,同比下滑近10%。

2017年则正是执掌聚杰微纤长达16年之久的创始人仲柏俭去世的第一年,也是由仲鸿天继任掌舵的第一年。

在2017年之后,聚杰微纤营收在保持相对稳定的前提下,但净利润却出现相对大幅下滑之因,仔细分析可以得知,除了其市场规模未能进一步拓展外,更因为毛利率出现的断崖式下滑。

聚杰微纤主营超细复合纤维面料及制成品,主营产品包括超细纤维制成品、超细纤维仿皮面料、超细纤维功能面料以及超细纤维无尘洁净制品等四款产品,其中超细纤维无尘洁净制品的产品收入占比不足1%,其余三类产品贡献了公司99%的营业收入。

然而在报告期内,超细纤维制成品、超细纤维仿皮面料、超细纤维功能面料这三种主营产品,除了超细纤维制成品有所增长外,其与两种的销售收入皆出现了连续两年的大幅下滑,如超细纤维仿皮面料,在2015年其销售收入还达到1.65亿,但到了2017年就已经下滑至0.9亿,而超细纤维功能面料也从2015年的5060万元销售收入,到2017年已经仅收入1196万元。

就算是在报告期内实现销售收入持续增长的超细纤维制成品,虽然其在2015年至2017年分别录得1.96亿元、2.56亿元、3.15亿元,这一在2017年已经占其营收规模近73%的最主要产品,在2015年至2017年间毛利率却已经从40.2%、41.74%下滑至35.71%,仅2017年一年便下滑了6个百分点,而到了2018年,毛利率下滑的趋势依然未有减缓,作为聚杰微纤最为重要的产品,超细纤维制成品在2018年上半年毛利率仅剩下30.67%,与其报告初期相比,下滑了近10%。

在三大主营产品或销售收入大减或毛利率大幅下滑的影响下,聚杰微纤综合毛利率也随之下滑。

据聚杰微纤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2015年至2017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11%、38.49%、34.01%,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则仅剩下27.57%。

聚杰微纤在招股书中解释称,毛利率的不断下滑源于上游成本的增加和单位销售价格降低所致。

但令人疑惑的是,在招股书中,聚杰微纤一再强调自身产能已经饱和,如2018年上半年,其超细纤维制成品产能为1000万件,产量为1142.97万件,但销量却达到1263.01万件,在产品如此供不应求的局面下,上游成本不断涨价,本应“物以稀为贵”,但为何其单位销售价格却在不断降价呢?

“这可见聚杰微纤的议价能力和转嫁成本风险的能力很弱。上游成本涨价,下游产品降价,所有的价格风险都前后‘双压’给了聚杰微纤。”北京一家私募投资机构负责人表示,也有可能是其以低价的方式以销带量,在IPO报告期内,为维持稳定的营收和市场规模而采取的一种市场销售手段。

议价能力的弱势,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聚杰微纤对下游大客户的严重依赖。

在2015年至2018年上报年这三年一期的报告期内,全球著名的运动零售品大型连锁超市迪卡侬一直位列其第一大客户之位,但在2015年时,迪卡侬的销售占比还不到50%,但到了2016年,迪卡侬便以2.57亿的销售收入一举突破50%达到61.11%,而到了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也就是聚杰微纤毛利率极速下滑之时,其对迪卡侬的销售收入分别达到了3.07亿和2.07亿,销售比例更是分别达到70.85%和77.24%。

也就是说在2016年和2017年间,聚杰微纤整体营收能分别保持在4.22亿和4.33亿的稳定态势,基本是依靠在成本大幅增加的前提下,向迪卡侬等大客户降低产品销售价格来保持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聚杰微纤对大客户迪卡侬的依赖,已经远远超过了IPO审核监管红线。

在2018年6月,监管层有针对性地在内部设定的51条IPO审核细则红线中,对于客户集中度的要求中,明确指出,“单一客户收入或毛利超过50%,则构成审核障碍,电力、电信等特殊行业除外。”

2)供应商“回魂”的秘密

除了业绩的疑虑与大客户依赖的风险,一家神秘公司的出现,又让聚杰微纤蒙上了一层财务数据造假的嫌疑。

在报告期间,聚杰微纤曾采用委外加工的方式向外协供应商进行采购。

其称在报告期内,“订单数量持续增加,公司的产能已经接近饱和,尤其在遇到突发性和季节性订单激增的情况下,采用委外加工方式能够扩充生产能力”。

在2015年度,一家名为吴江市新艺织造有限公司(下称“吴江新艺”)的企业以222.94万元的采购金额位列其当年前五大委外供应商之列。

但令人颇感吊诡的是,这家名为吴江新艺的企业实际上早在多年以前便已经不复存在。据叩叩财讯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的结果显示,吴江新艺成立于1999年8月17日,但在2009年12月25日,该企业便已经被吊销,而其实控人蔡振学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因两起诉讼案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目前依然未被解除。

那么,问题来了,一家早在六年前便已经被吊销宣布“死亡”的企业缘何会在六年后又离奇出现在聚杰微纤的供应商名单中的呢?相应产生的200余万的委外采购费用到底又是从何而来?这吊诡事件的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聚杰微纤及其保荐机构还需要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完)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三海信息门户网

上一篇:大象居然认为自己是水牛,习惯性的做出这些举措让人无语又有爱!
下一篇:青岛市优秀妇女代表张旭明:敢做企业转型的女董事长

要闻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nyclgbtcc.com 罗溪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